吸筹、砸盘、洗盘、炒新!揭秘庄家是如何割韭菜的?
发布时间:2020-02-12|阅读:58
摘要:

滚滚大盘无定数,涨跌淘尽英雄!

成败输赢转头空,股市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!

本期我们要说的是A股市场上的一位“叱咤风云”的庄家——马晓。



他的做庄生涯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:狙击延中、爆炒界龙、败走东宝、平出海鸥,最后以做庄“S”公司胜利出局,得以“金盆洗手”。一起来看看马晓坐庄生涯中的几次轰轰烈烈的经典战役。

一、狙击延中

1993年,马晓把目光瞄准了上海的“三无板块”,也就是所谓的无国家股、无法人股、无发起人股的全流通股,而他们第一个目标就是延中实业(现为方正科技(600601.SH))。



1993年9月中旬开始,延中实业从7—8元开始连续逆市翻红,引起了市场注意。一开始,马晓以为只是炒作,没有在意,直到9月30日中午收盘,马晓在延安西路的赛格证券营业部看到了深圳宝安发布的公告——已持有延中流通在外约5%的股份,马晓才意识到机会来了。

当日下午开市后,马晓从13.4元的价格5万股、10万股一路追打,甚至打进了当天的最高价19.99元(那时无涨跌停板限制,而且是T+0交易制度)。当延中以15.68元收盘,马晓一共打进了几十万股,平均每股套住1元左右。但马晓并不担心,胸有成竹地等着延中实业上攻25元。

国庆后,媒体对宝安收购延中是否合法辩论得如火如荼。延中公司也不甘示弱,高价聘请了一位反收购专家,筹集巨资对宝安的收购进行了狙击。愈演愈烈的场外战,使延中股价越抬越高,参与进来的人也越来越多了。

果然,延中股价在国庆节后盘了两天,第三天狂飙34.43%,轻松突破20元,站到了21.98元,第四天,跳空高开后以破军之势上冲,最高冲至42.2元,成交量也急剧放大。但是从26元开始,马晓就每涨0.1元挂上2万股、3万股不等抛单,等延中冲至最高价,马晓也差不多全部抛出去了。

这时还有电话打来,劝说马晓赶快买进,并说延中股价肯定要到80元以上。但马晓认为,上午换手率达到70%以上,庄家已经开始出货,好戏快要收场了。果然,延中当天收于34.61元,第二天开盘冲不过40元就开始掉头向下,不到一周就跌回到20元以下。经此一役,马晓在上海证券界的名气更大了。

二、爆炒界龙

狙击延中后,大盘继续下挫,到1994年初,马晓已经将延中的获利输去过半了,但马晓不在乎,依然乐此不疲地在股海中沉浮。

1994年2月24日,沪市迎来了11只新股,市场上各路人马纷纷出动,迎接股市第一次新股批量上市。当时市场一致看好的是“亟待擦亮的明珠”——东方明珠(600637.SH),将其誉为浦东股龙头,市场预测其价位将超过陆家嘴(600663.SH)。

但马晓团队首先看中了农垦商社,最后选了界龙实业(600836.SH),于是就有了后来的界龙实业“32阳”惊天下的传说。



刚开始,马晓团队吸纳界龙实业,利用当时“T+0”的有利条件,每买进5万股,就作为压盘马上挂出去,这样上方抛盘越来越大,股价也越压越低,当在12元以下收集了200多万股以后,马晓将抛盘全部撤单,界龙股价当即飙升,收盘报12.58元,第2天跳空高开,继续一路推高。马晓在13.2元以上将界龙实业全部抛出,轻轻松松地做了一把短差。

然而在界龙上的炒作才刚刚开始。当时的新股炒作以东方明珠领军,已到了26到28元一线。为了鼓动人气,马晓提出了“界龙戏明珠”的口号,并与合作伙伴博士先生一起拟定了“追申华、超物贸、赶网点、戏明珠”的战略步骤,当时界龙不过才14元左右。

就在市场将信将疑、半信半疑的情况下,界龙股价节节上升,不到一周已冲上20元大关,差明珠只一步之遥了。界龙连续超强的走势吸引了大批跟风者与市场的关注,市场认为“界龙戏明珠”已成定局。当天开盘,界龙跳空1.80元,一上午就涨了2元多钱,而且一路挂出的大抛盘也有人在“啃”了。

马晓感觉不对,当天下午就将抛盘全部撤下,从26.5元开始每上去0.3元就抛出20万股,仍拦不住股价势如破竹。当大笔买单一路将股价扫到30元之上时,马晓手中的筹码已经全部出清,在两周不到的时间里,马晓团队共获利7000万元。




后来经人介绍,马晓认识了几家机构,拿到了一大笔新的资金,界龙的炒作高潮也就此来到。资金多了,马晓的胆子也大了。

马晓手中持有的界龙股票越来越多,外面流通的界龙股票越来越少。界龙实业的走势图开始呈现出一根介于30度至45度之间的斜线,一路上扬。在大盘一路下跌之中,唯有界龙是万绿丛中一点红,天天收阳。

树大招风,在界龙连拉32根阳线,引发境内外包括港、台、新加坡的财经媒体报道后,上海股市中"界龙被人操纵"的说法,终于在时年7月深圳的券商会议上被反映到了管理层。马晓也因此被上海证券交易所监管部叫去谈话。

三、败走东宝

1994年下半年,马晓在通化东宝(600867.SH)上遭遇了滑铁卢。

1994年8月24日,通化东宝上市,开盘价18.58元,两天后开始回跌。马晓在13元一线开始吸纳,当时虽然感觉还有人和他同步吸纳,但因为自我感觉太好,没有向“老鼠仓”(知悉庄家底细的资金悄悄入场,称为老鼠仓。老鼠仓如不加以控制,会导致做庄者满盘皆输,故是庄家严加防范的对象)方向去想,也就没有在意。



在马晓连续不断地买入下,通化东宝股价从13—14元一线迅速上升至16—18元。这时他手中大约还有1亿资金可用,他以为做到20元应该不成问题。国庆后,沪市迅速从千点之上向下滑落。马晓却像鸵鸟一样只看自己的股票,认为凭实力就能打上去,就连周围人出货后的提醒也没有在意。但危机终于发生了。

当通化东宝从20元以上强行冲击22元时,四面八方抛盘铺天盖地而来,马晓发了疯似地一路扫货,很快就把手上的资金用完了。而这时主力资金己经逐步从股市往国债期货上转移了。股市资金不断抽出,成交日见稀少,加上时近年底,各机构急于结帐,也不肯出借资金了,这让马晓陷入大把筹码被套无法出局的困境。

四、平出海鸥

虽然被套东宝,但天无绝人之路。1995年秋天,转机来临了。

当时马晓将目光瞄准了从来没有炒作过的基金板块。当时已有准备推出证券投资基金的说法,大盘的淄博基金又有增发题材,于是在1995年夏天,小盘基金的炒作开始启动了。

沈阳“四小天鹅”——富民、久盛、农信、兴沈,很快轮番炒到了5块左右或以上,这样6000-7000万盘子的广东海鸥基金2块多的价格就显得很便宜了,而且该基金是全流通的,还有一个“基金举牌”题材。于是马晓逐渐将资金移师到广东海鸥,又提出了“天鹅跳跃,海鸥飞翔”的口号。海鸥从3元开始启动,很快就接近了5元,引起了广大股民的关注。

这时,上海某咨询机构负责人王先生找到了马晓,提出联手将海鸥价格打到10元上面去。马晓没有多想就同意了。但谁知道,三天之后,海鸥冲高至7.90元后就开始大幅下滑。马晓当即打电话给王先生,王先生却支支吾吾地说已经出货了。

1995年秋冬,基金与股票明显形成了“跷跷板”行情(基金与A股行情一涨一跌反向而动,称为“跷跷板”)。但由于马晓多头情绪严重,资金量太大又难以掉头换筹,在12月9日基金暴跌时,又不识时务进去托盘,造成了一定损失。因此尽管原先进仓早成本低,但年底一结帐,付清利息后,还是只打了个平手,没有赚钱。

五、爆炒“S”

“S”股的炒作是马晓“金盆洗手”前的得意之作。

1997年5月,大盘回落后在1000点至1100点之间胶着调整了几个月,马晓认为这是建仓进货的最佳时机,并选择了S公司为目标(江苏省的上市公司--XX高新)。因为S公司作为一家高新技术开发区上市以后从未被真正炒作过,也就是其潜在价值还未得到挖掘。而且其5000万股的流通盘大小适中,可进可出。加之毗邻上海,与上市公司联系很方便。



(虽然马晓并未表明“S”公司到底是哪一只股票,但根据马晓的描述,大概率可以锁定为苏州高新(600736.SH)这只股票)

据悉,S公司的老总是个姓王的女强人,双方对于这次的强强联手均表满意,经过口头“君子协定”后,马晓在14—15元一线开始吸筹。当股价慢慢抬升正酝酿突破历史高点19元一线时,时间己到了1997年底,香港百富勤出事,殃及内地股市大幅跳水。S公司也被恐慌盘从20元上面砸了下来。

虽然意外发生,但马晓认为偶然的突发事件改变不了市场运行的趋势,反而这正是一次震仓洗盘,是表现公司实力与个股强势的好机会。于是在合作方授意下,马晓用自己的资金买入,进行锁仓。果然,下午二点钟以后,抛盘逐渐减少,大盘止跌回升,留下了一根长长的下影线,说明下档支撑很强。S公司的股价由于有大手扫盘,很快也吸引了市场跟风,逆势逞强,稳稳站在20元以上,还收了阳线。

进入1998年,由于缺乏公认的领涨板块和新的炒作题材、概念,市场很难大幅向上突破。于是,领头羊应运而生了,就是马晓他们在炒作的S公司。

春节复盘后第二天一早,S公司的股价就突破了23元,一路上攻创出新高,而且手笔很大,几乎以横扫一切抛盘的气势,冲过24元的历史最高收盘价后,直奔29元而去。在S公司报表公布后的二天时间里,马晓手中的筹码已经全部在30元以上被人接走,这时收盘价已到36元了。

据悉,此战之后,马晓开始金盆洗手,淡出江湖。


标签:
Top